• <button id="ftcqg"><acronym id="ftcqg"></acronym></button>
    <dd id="ftcqg"></dd>
    
    

    <tbody id="ftcqg"></tbody>

    <dd id="ftcqg"><track id="ftcqg"></track></dd>
    <tbody id="ftcqg"></tbody>

    <li id="ftcqg"><tr id="ftcqg"></tr></li><em id="ftcqg"></em>

    RSS
    熱門關鍵字: 人才派遣  勞務派遣  代買  派遣  社保

    五大原因導致“招工難”

    來源: 作者: 時間:2010-02-25 點擊:
    五大原因導致“招工難”
     

    在深圳平湖全順農民工轉移基地,等待進廠的工人進入夢鄉。記者軒慧 攝

    五大原因導致“招工難”
     

    在路邊等待機會的務工人員。記者軒慧 攝

    五大原因導致“招工難”
     

      經歷2008年年底的危機后,2010年的節后,深圳“缺工”的狀態“恢復”到歷史性水平,據勞動部門估計,今年節后深圳的用工缺口將達80萬~90萬左右。80萬的用工缺口對深圳意味著什么?傳統密集型企業如何解決“缺工之痛”?缺工是深圳產業升級過程的助力還是“陣痛”?

      資深司機叫價3000元

      中午12時,人才市場門外,來自湖南襄樊的樊大叔坐在自己的行李上,悠閑地吃著蘋果。今年48歲的他第一次來深圳,就是沖著這里的高工資。昨天晚上到埠的樊大叔一下火車就接到工作邀請,“司機活,每個月2500元,包吃住。”沒有多加考慮,他拒絕了這一工作邀請。

      原來,跑了十幾年貨車的樊大叔在武漢、上海、哈爾濱、蘇州等城市都呆過,來到深圳他希望能找到一份包吃住外,月工資能達到3000元以上的工作。“在襄樊老家,隨隨便便都能找到1500元的工資,我是有技術的,有技術的人不怕找不到活,來到這里當然要找一份待遇好的。”樊大叔說,本來在浙江、上海一帶跑得也挺好的,即使是在武漢也有2500元左右,但是,他的兩個女兒都在深圳工作,所以他也跟著跑來了。

      但是,一個上午下來,他卻發現這里的工資水平并沒有想象中的理想,“快遞、物流公司招人很多,但是基本上工資只在2000元~2500元左右。”樊大叔說,和他一起來的同鄉為了盡早找到工作,已經答應了一份2500元的工資,但是他并不屈服,“我上午轉了一圈,工作機會很多嘛,招的人也多,估計三四天就能找到我想要的工作了。”樊大叔說。

      怪事:大把工作機會無人問津

      在人才市場里,魯西人力資源有限公司的招聘專員小陳已經“干坐”了一個上午,專門做勞務派遣的魯西人力節后收到不少大公司的“要人”訂單。昨天上午,他就專門在人才市場“擺攤”,招攬包括車工、物料管理員、鏜床工、普工等一系列工種,但一個上午,他只收到兩份簡歷,與要求的數量差之甚遠。

      “車工,26名;鏜床工,5名,有經驗優先,工資待遇2000~5000元……”,記者在招聘公告上看到,此次大族激光招聘的總人數在100人左右,工資待遇與深圳市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高出不少,以物料管理員為例,基本工資也有2000元。

      小陳坦言,普工難招,招一個熟練工就難上加難。“你也看到了,現場求職的人本來就沒多少,熟練工在家鄉也能找到一份待遇相當的工資,回家的回家,跳槽的跳槽,底氣足得很。”小陳說。

      與危機期間不同,現在委托他們招工的工廠對于普工的要求低了很多,以奧林匹斯為例,因為訂單太多的原因,節前即委托他們招1000名普工,最后幾個勞務派遣公司合作才勉強湊足數。節后,小陳所在的魯西人力更是四處派出員工,到中專“搶人”,“江西、廣西、云南……各地都跑,到中專招人,一些本來答應來的,中途又被‘搶’走了。”小陳說,元宵節前后,招工的訂單會越來越多,現在只能想盡辦法“覓人”。

      據了解,求職者與崗位嚴重倒掛的情況不只出現在關內人才市場,工廠林立的關外地區更顯得突出。昨日,才智中南人力市場二樓的招聘大廳里,招聘單位整整齊齊地排滿了整個大廳,但據其營運經理趙志軍估計,昨日上午進場求職的勞務工僅有200~300人。

      怪圈:企業難頂成本上漲

      節前,深圳市勞動部門調查顯示2009年第四季度深圳勞動力需求人數達194.4萬,求職人數為112.5萬,求人倍率為1.72(1個求職者對應1.72個就業崗位),用工缺口為81.9萬。調查報告承認,面對內地城市競爭,深圳工資標準缺乏競爭力,報告顯示深圳普工的月平均工資為900至1500元,但在勞動力輸出大省的四川、重慶等地,普工的月工資已達到1000元左右,面對缺乏競爭力的工資標準,大量農民工選擇就近擇業。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有關負責人表示,深圳市勞動保障部門正考慮在今年調整最低工資標準,但調整多少、怎么調整,這些具體措施都還在調研之中。

      似乎,今年提高工人的工資待遇已經成為意料之中的事。缺工的主要集中在建筑裝飾、電子電器、玩具、制鞋、五金、紙品等勞動密集型行業。2009年第四季度深圳制造業用工需求占49.4%,港、澳、臺商投資企業用工需求則占15.38%。怪圈就在于,缺口主要集中在勞動密集型企業,而他們卻往往難以承受勞動成本的上漲。

      曾對關內外大型企業用工情況調研的深圳大學翟玉娟博士表示,深圳受缺工影響的企業一般為勞動密集型企業,這類企業處于生產鏈的末端,對外部經濟更為敏感,“他們依靠的是低價勞動力,所以這類企業對勞動力成本的上升恰恰是最敏感的,在全國勞動力供大于求的情況下,深圳缺口如此之大,是深圳應該好好思考的問題。”她說。

      出路一:

      提高生產力水平

      深圳一家五金企業董事長馬嘉駒坦言,提高工人工資標準,對加工企業的打擊將是致命的。據了解,該企業需要普工2000人左右,由于工廠設在關內,工人一般平均工資在1600元左右。

      馬嘉駒說,從前年年底,該企業開始研究提高工廠自動化水平,前期已經投入近100萬元改造機器。“前期主要是改造機器,慢慢地將把一些工序實現無人化、自動化,減少對人工的依賴。”馬嘉駒估計,整個自動化改造工程投入1000萬元左右,“到時就能減少三分之一人手。”他說。

      出路二:

      提高產品技術含量

      一家港資塑膠玩具廠的廠長鄧才生說,今年計劃招收800~1000名工人,昨日是上班第一天,全天有100余人前來招聘,缺口并不算嚴重,“一般來說,接下來半個月是招工高峰。”鄧才生說,今年將考慮給工人們漲工資。“目前流水線上的工人工資加上飲食補貼一個月1800元左右,而前年和去年工資基本上沒怎么漲。”

      對于目前討論熱烈的勞動型密集產業轉型問題,鄧才生表現得很理智,正在考慮產業升級的問題,譬如在玩具中引入一些高新技術的含量。

      專家:

      深圳亟需進行城市更新增加軟環境吸引力

      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助理曲建認為,深圳出現民工荒是一個長期趨勢,這是各發達國家在發展中均曾面臨的問題,“中國已經進入了這個拐點,以吸附內地勞動力為主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的珠三角模式也走到了盡頭”。

      同時,人口結構快速收縮也是一個關鍵。曲建表示,“80后的勞動力數量正在萎縮。這意味著中國勞動力不一定能夠撐起全世界的消費,人口紅利的優勢即將告一段落。”他表示,據估測到今年年底包括珠三角和長三角在內的全國沿海地區將有1.4萬億工業產值將轉至內地,這意味著內地勞動力有選擇,可以不用長途跋涉,可就地解決就業問題,“珠三角的民工荒問題將會越來越嚴重”。

      “在用工荒呈現的同時,一個更值得關注的問題是深圳對外來人才吸引力也呈下降趨勢。如果用工荒難解決,而高端人才又引進不了,深圳有可能面臨經濟沉降問題,這也是珠三角地區面臨的問題。深圳亟需進行城市更新,增加其軟環境吸引力,避免日本當年的‘產業空心化’問題。”

      深圳薪酬待遇缺乏競爭力

      針對深圳節后缺工逾80萬、尤其是普工難招的狀況,新華社記者近日走訪了部分企業、職介機構和政府相關部門,發現導致深圳“用工荒”的原因主要有五點——

      原因一:經濟回暖,企業訂單增多

      記者從富士康公司了解到,該公司節后用工缺口約5萬人,為緩解“用工荒”,該公司從大年初三就開始招工,并采取了“員工推薦老鄉”的獎勵制度。截至22日,該公司現場招募1萬余人。

      富士康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造成用工缺口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經濟回暖,企業訂單增多。

      記者了解到,富士康公司面臨的情況在深圳企業中十分普遍。2008年下半年,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深圳眾多企業,特別是外向型企業由于訂單驟減,不得不裁員或者“停工放假”。經濟好轉后一旦拿到訂單,熟練工人無法臨時找到;訂單的集中需求,使企業出現了大量的用工需求。

      原因二:我國中西部地區就業空間增大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包括深圳在內的珠三角地區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升級,不少勞動密集型企業向經濟欠發達地區轉移。國際金融危機加速了產業升級,使得我國中西部地區制造業、服務業長足發展。同時,國家惠農政策力度加大,農村勞動力外出就業意愿降低。另外,隨著全國經濟的發展,農民工外出打工有了更多的目的地。

      這些原因直接導致來深求職人數減少,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的統計數據顯示,來深求職人數去年以來一直回落,去年底比年初進場求職人數下降了33.7%。

      原因三:深圳薪酬待遇缺乏競爭力

      記者了解到,目前深圳市普工月工資為900元至1500元,而勞動力輸出大省四川,普工月工資已達到1000元左右,大量農民工選擇就近擇業。一位來自重慶的打工者告訴記者,他有很多親戚朋友都選擇留在家鄉打工,“在重慶打工,一個月不包吃住也能拿到1800元,離家近,深圳的吸引力不比內地高多少。”

      原因四:新生代農民工不愿做普工

      “工資再高,我也不會做普工。”不少“80后”、“90后”的新生代農民工這樣說。偉創力電源(深圳)有限公司人事招聘部門吳小姐告訴記者,新生代農民工更注重生活品質、自由度、發展機會等,大都不愿意做流水線上的普工。

      統計顯示,去年四季度深圳市勞動力市場16歲~24歲求職人占總求職人的51.33%。“80后”、“90后”新生代農民工與第一代農民工相比,大多接受了較好的教育,學歷越來越高,壓力也遠沒有父輩大,他們的擇業觀發生了很大變化。

      原因五:“結構性”缺工不能忽視

      深圳市總工會生產保護部副部長王鴻利認為,隨著老年社會的臨近,勞動力供應總量未來是逐步下降的,企業必須通過產業升級、提高生產效率、改善用工環境等加以應對。

      王鴻利指出,雖然目前來看企業缺工主要是經濟回暖、訂單激增而導致的“補償性”缺工,但隨著深圳產業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步伐加快,“結構性”缺工現象也不容忽視。


    最新評論共有 0 位網友發表了評論
    發表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需審核,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注冊
    日本成年奭片免费观可下载看_国产精品成人观看视频国产奇米_亚洲欧美在线综合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极品AAA级HD